首页 >人工智能 > 内容

【现场观点:台湾IBM数位金融服务团队负责人】3大趋势明年将掀起银行变革风暴

人工智能 2021-02-15 20:03:14

台湾IBM全球企业谘询服务事业群总经理吴建宏认为,银行如何像科技公司一样快速上市、快速调整,得先把核心系统现代化才行。 (摄影/洪政伟)

「明年有三大趋势,将成为台湾银行圈的变革风暴。」这位台湾IBM数位金融团队的负责人吴建宏,用一句话来总结3年来,站在第一线参与台湾金融圈转型发展的观察指出。

近几年,他参与过多家金控、银行知名行动App、数位金融创新、核心架构转型等。例如去年5月上线的中信新一代行动网银Home Bank就出自他的团队。

吴建宏提到的这三个趋势,分别是Open API开放银行趋势、纯网银和开放银行使用境外公云。他解释,银行被要求释出资料,不论是价格、产品资讯的比较都会更即时也更透明,Open API将会带来更激烈的同业竞争,不只是第三方来抢食金融大饼而已。

而纯网银对金融圈最大的威胁则是,三家新银行各自带进来的生态系,不管是LINE生态系、乐天生态系或电信生态系,过去银行拥抱其他产业生态系的脚步缓慢,但「纯网银会加速生态系和金融圈的融合速度。」他说。

前两项是新竞争压力,但第三项开放境外云端,则是「新机会。」吴建宏形容。他的理由是,「国外银行透过云端扩展到台湾市场,过去台湾业者只能用私云或落地云,应用较为侷限,现在可以更自由地善用新科技。」

吴建宏指出的金融三趋势目前都是现在进行式,纯网银今年中才刚释照,明年才会开业,而Open API也刚进入第一阶段,后续金融帐务资料API,甚至是金融交易API开放的细节和时程都未定,而境外云端的相关作业办法修正也刚于9月底发布。「几乎台湾所有银行都在加紧脚步备战中。」

以Open API为例,早在英国PSD2上路之后,台湾就有几家银行开始打造新式API,甚至也找来IBM团队协助。

API对银行不是新概念,在传统企金服务上,常见的虚拟帐号对帐机制,就是一种银行AP和企业内部AP串接的例子,只要货款一入帐,银行系统就会自动通知企业内部帐务系统来销帐,每月上万笔月结,不用再人工处理。或是也有大企业供应链平台可以直接抛转合作企业的订单资料给银行,做为小供应商贷款融资之用。

但,「Open API的作法思维,可以很不一样。」吴建宏也参与了几家领先银行的Open API顾问案,他认为,这一波API是要走向消费者的生活圈,介接对象不是大公司而是小商家,与其像过去一家家客製串接,不如提供一套标準API,让更多商家来串接。

「重点不是开放API的数量,而是哪些API对银行发展生态系来说,最有价值。」他举新加坡星展银行为例,2017年开放了当年全球最大规模的API平台,新加坡居民在当地房仲网站上,只要输入了星展银行帐号,通过验证,后续每看到一个房仲物件,就会根据这个物件的资料,自动试算出房贷的头期款要求、贷款额度、利率、20年还本的估算。「不用离开房仲网页,民众就可以评估能不能买得起。」

不要用ROI侷限Open API的价值

但是,银行通常用投资报酬率思维来评估API的价值,最常见的ROI指标是直接获利,如带来多少手续费收入或存款增加量,或者像是获客率,以利后续销售更多产品。第三种常见指标是增加销售量或跨售量,用户是否使用更多其他金融服务。

另外也有银行用无形的黏着度来衡量ROI,不同通路或服务与顾客的接触点,顾客使用频率是否增加了。从黏着度指标,还可以进一步衍生出资料量的ROI指标,能不能带来更多资料,让银行进一步分析顾客样貌来进行资料变现。「这是银行衡量API常见的标準方式。」他说。

但是,吴建宏认为,不管用哪种指标衡量API都不一定能保证成功,可是,他建议,银行可以採取另一种ROI指标策略,从「相对损失」的角度来衡量,如果你不做,而竞争对手做了,你会损失多少顾客?多少获利的思维。「在数位化的时代,出现了大量免费服务,新服务不会带来额外收入,但你不做,其他人就会带走想用这些服务的顾客。」

为何新加坡星展银行要推出自己的网路市集,不只可以买卖二手车,甚至还推出了旅游服务,买机票、订饭店,都可以在银行网站上进行。「他们希望尽可能地让顾客留在自己的网站上。」他分析。

「Open API的意义是让更多人来用,尤其是让其他人带来你想像不到的应用,」他认为,各行各业都在数位化,当生态系也开始数位转型时,银行与他们的串接的数位化,透过一套标準化的API,才能让这些新公司、数位化的公司,跟银行绑得更紧密。

吴建宏认为,银行要抛弃过去那种凡事只看报酬率的思维,改衡量一件事3年、5年后的成长。数位世界,要靠生态系获利,儘管服务对象是使用者,付钱的人可能不是使用者。「银行得跳出既有获利思维的框架,改用平台经济的思维模式。」

不过,他认为,台湾目前还没看到非常成功的银行实例。原因是,要打造这样的开放平台,IT架构的支援能力是关键,这也是他认为,台湾的银行目前最大的挑战。像新加坡星展银行这类国外发展较早的银行,早从2017年就开始大力推动转型。

综观台湾银行圈的数位转型,吴建宏观察,目前大多是聚焦在银行三大类系统的「面对顾客端的SoE类系统」(System of Engagement),包括了所有面对顾客的通路,如行动银行、网路App、ATM、官网等,他也参与过多家银行的行动网银或数位通路服务的改造专案,多属这类系统。

而银行的第二类系统是洞察类系统(System of Insight),如资料仓储、报表分析、大数据平台等,这些是银行赖以维生的资料变现工具,也开始引进大量新兴AI技术来发展应用,不过多数银行的AI应用仍处于实验阶段的专案居多。

第三类则是核心帐务类系统(System of Record),包括了银行核心系统、帐户系统、存款、放款、信用卡、外汇、基金、债券、票券等系统。「这是银行目前最大的痛点。」吴建宏指出。

传统银行系统採单体式架构,光是核心帐务系统新增一个栏位,可能得花上3个月测试、修改开发,再加上这类应用大多是採用了十年、二十年的老旧程式码,光是存款功能,可能就有上万行的COBAL程式码,儘管以前曾有一波SOA架构转换浪潮,但吴建宏认为,要解构这些老旧程式码的难度非常高。

如何进行核心系统的现代化工程?

所以,吴建宏观察,当年很少有银行SOA架构做得很好,可是,在容器上执行微服务架构,甚至透过容器,更容易从私云转而部署到公云环境上,再搭配DevOps管理环境,「这些新的架构技术更成熟了,核心系统架构的转型,现在比较有机会。这就是核心系统的现代化工程,台湾已有几家银行发动了。」

他所指的现代化工程不只是汰换核心系统或升级主机,而是「要将非核心服务,从核心系统抽离,放到前端。」第一步,吴建宏建议,IT转型得先与业务策略对齐,界定出银行未来的业务走向,第二步,才进行核心系统的梳理,了解资料的储存状态,开始进行功能解构。

例如,客户主档(Customer Information File)要独立成一个共用资料库,各系统透过API来取得所需客户资料就好。另外,价格引擎或称为定价中心的功能也要独立,将汇率、手续费、税务、红利点数和利息的计算,都集中到同一个计算引擎。再者还要建立一个可组装各种金融服务的产品工厂系统。「这些功能都要从核心系统中独立,核心现代化工程才能做得好,这也是影响资讯架构能否加快上市速度的关键。」

在Banking 4.0趋势中最重要的议题就是上市速度(Time to Market),银行都想要像科技公司一样快,例如脸书、Google可以每天进行网站功能的AB测试,直接让客户实测不同版本的服务,来选择哪一项设计比较好。很多银行也想要做到这件事,但是,如果核心系统每修改一次得花上2个月,就根本不可能做到,银行只能像过去那样在周末停机升级。

「银行如何像金融科技公司一样快?得先把核心系统现代化才行。」吴建宏如此建议。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候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