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 内容

蚂蚁IPO在即滴滴与字节跳动观望

新闻 2020-07-22 15:28:04

蚂蚁 IPO 在即,滴滴与字节跳动观望。

7 月 20 日,蚂蚁集团官宣启动 IPO 一事在互联网上刷了屏,这一行业传言多年的事情终于尘埃落定。A(科创)+H(港交所)同步上市的模式、2000 亿美元的目标估值,都让蚂蚁 IPO 成为近年来资本市场最受关注的 IPO 事件之一。

01

蚂蚁是否会面临小米遭遇?

上一个如此备受瞩目的 IPO 事件是小米登陆港股市场。小米于 2018 年 7 月 9 日上市,雷军曾一度野心勃勃要做腾讯+苹果,很多人对小米十分看好,比如曾因为 UC 被收购而委身阿里门下、后来二次创业做小鹏汽车再获成功的何小鹏,就直接拿出 1 亿美元力挺小米。然而资本市场最后却给所有人上了一课:再大的野心都要资金来撑,投资者真金白银的投票,才能撑起股票的市值。

相当长一段时间,小米不受资本市场待见,上市即破发,一年股价腰斩,跟随雷军创业多年的小米员工短期内并未依靠 IPO 实现财务自由。好在两年后的今天,小米终于涨回了发行价 17 港元,最高达到 17.5 港元,最近一年股价最高涨幅高达 111%,被套的投资者们终于可以下车了。

蚂蚁跟小米 IPO 相似的地方都是轰轰烈烈,都是盛名之下,都是期望甚高。蚂蚁是否会重蹈小米覆辙?

蚂蚁不是小米。小米是 AIoT 的标杆巨头,采取独特的互联网+新零售+硬件的商业模式,雷军用“腾讯 x 苹果”来解释小米就是怕资本市场不理解。资本市场对其价值认知有一个过程,如今小米重回发行价正是价值回归。蚂蚁则是金融+科技的 FinTech 标杆,与阿里系的独特关系,规模化的利润,可持续的增长,意味着其在资本市场不会面临着价值认定的“拉锯战”,每个人都知道蚂蚁非常有价值与前景,核心分歧在于究竟是很值钱、还是非常值钱。

资本市场今非昔比。在小米 IPO 仪式上雷军开头就说:“全球资本市场风云变化,感谢十多万投资者在此刻真金白银支持小米,包括李嘉诚、马云、马化腾先生等等。尽管大势不好,但我坚信好的公司依然能脱颖而出。”小米在上市时机选择上吃了大亏。如今蚂蚁面临的,却是一个肉眼可见的牛市环境,真可谓赶早不如赶巧。

从美股到港股到A股,牛市迹象均已非常明显,原因众所周知:后疫情时代全球经济复苏需求强劲,一边是货币宽松政策,一边是资金避险需求,股市成为最大蓄水池。就像经纬张颖说的:“疫情越严重,货币越宽松,我们面临的是人类历史上最大规模的 ZF+ 央行干预。”他认为美联储今年一年扩张的资产,会是过往所有年份的总和。

大水漫灌,在这样的政策背景下,人造牛市出现是必然,科技公司市值也水涨船高。苹果成为唯一一家万亿美元市值的公司似乎是昨天的新闻,今天市值已高达 1.71 万亿美元。二季度中国新增三家千亿美元俱乐部新成员:美团、京东与拼多多,最近一年最高涨幅分别高达 226.6%、148.5% 和 414.6%。

蚂蚁上市踩准了点,有望在港股吃到全球资本市场红利,在科创吃尽内地资本市场红利。基于此,我认为彭博社报道称蚂蚁寻求 2000 亿美元估值绝对不是梦,甚至可能只是起点,我之前在《美团、京东与拼多多千亿美元市值后,谁是下一个新贵?》谈过这一点:蚂蚁金服 2018 年融资 140 亿美元估值已到 1500 亿美元,这两年全球已上市科技企业市值本身就水涨船高,蚂蚁金服在金融科技战略引领下核心业务均在高速增长市值恐怕已远超 1500 亿美元。

后市蚂蚁有望冲击 3000 亿甚至 4000 亿美元市值——在阿里与腾讯冲击万亿美元市值俱乐部时。有人说蚂蚁 4000 亿美元市值是痴人说梦,不要忘了,特斯拉 1000 亿市值时一堆人说泡沫对其做空,最新市值已高达 3045 亿美元;2014 年阿里赴美上市人们争论是否价值千亿美元,媒体报道都是说“估值或超千亿美元”,结果发行时 2000 亿美元,如今 6835 亿美元市值,最高超过 7000 亿美元。资本市场正在对科技公司进行价值重估。

科创板也是要考虑的因素,A股企业市盈率远超美港股,世界上第一家破万亿美元的公司不是苹果,中石油 2007 年在上海证券交易所登陆后市值超过万亿美元;360 等公司从美国资本市场退市后回归A股市值获得了数量级增长。且A股投资者更加激进——一定程度是因为优质标的少,因此有人认为,蚂蚁在A股的市值有望超过茅台,成为新股王。

02

后浪三巨头“TMD”陆续冲击 IPO

BAT 后,新一波互联网巨头的代表企业究竟是谁?各种说法都有,最常见的是 TMD,T是字节跳动(头条),D是滴滴,M有说小米,有说美团,有说蚂蚁。巧合的是,如今未上市的三大巨头,正好对应 TMD,这里的M自然是蚂蚁。

滴滴:不缺钱,但可能已在筹备 IPO。

在蚂蚁官宣启动 IPO 的同一天,财新报道称滴滴正与投行洽谈,计划最快年内公开发行,目标估值超过 6000 亿港币(约 800 亿美元),对此滴滴并未正面回应。不过新闻报道口径是:“接近滴滴高层人士表示,滴滴正在筹备港股上市,但具体的方案尚在推进当中。”明眼人一看就明白意思。

今年 5 月滴滴总裁柳青在接受外媒采访时曾表示,“滴滴目前没有裁员或筹集资金的计划。”是否 IPO,滴滴应该在观望中,且很可能取决于蚂蚁登陆后的表现。2019 年小米 IPO 时,蚂蚁上市传言一度十分密集,当时港交所修订了上市规,蚂蚁可以上市然而最终却没有执行。

滴滴当前如果 IPO,主要原因可能是给投资人退出选择。财新报道称滴滴账面现金超过 500 亿元,但投资人有退出诉求。7 月 21 日阿里拍卖上出现了滴滴部分股权拍卖的信息,起拍价 9200 万元,这似乎印证了“投资人退出诉求”这一传言,这也表明上市不是投资人退出的唯一路径——但是,如果牛市持续,自然是最优路径。

字节跳动:守卫 TikTok+ 强化投资,增加 IPO 筹码。

7 月 21 日,澎湃新闻报道称,TikTok 原总裁朱骏已任字节跳动产品和战略副总裁兼管投资,字节跳动回应称朱骏担任字节跳动产品和战略副总裁,负责产品战略、公司战略和投资。同一天,美众议院通过法案禁止联邦雇员在政府设备上使用 TikTok,这不是类似举措的开始,很可能也不是结束。

6 月下旬,“娱乐资本论”曾梳理,从 2014 年到当时字节跳动所有公开、非公开的投资活动,发现在这 7 年里,字节跳动对外披露的投资活动仅有 89 起,这一数目远远小于 BAT,这表明其投资策略趋于保守——但绝对不是没钱。朱骏掌管投资后,基于多只现金牛赚取的充沛资金,字节跳动或将加速在全球四面八方搜罗优质资产,这跟阿里巴巴 2014 年上市前夕的大手笔买买买有些相似,均可丰富业务生态、扩宽业务边界、建设与巩固护城河。

当前,相对于 IPO,字节跳动今天有更紧急更重要的事情要处理。因为国际贸易环境的变化 TikTok 业务被波及。字节跳动今天正在积极守卫 TikTok,有媒体称这是字节跳动 IPO 前的最后一役。

TikTok 给字节跳动贡献的收入规模不大,但增速吓人,2019 年营收 1.769 亿美元,同比增长五倍,2020 年仅仅是在美国市场预计都有 5 亿美元收入。相对于现金牛,TikTok 更大价值是事实上已成为字节跳动海外的入口级业务,是其成为中国最成功的全球化互联网公司的核心产品,它决定字节跳动可以走多远,做多大。

字节跳动上市后市值大概是什么量级?2018 年估值已到 750 亿美元,这两年凭借抖音这张好牌字节跳动一骑绝尘,2019 年市值超过 1200 亿美元的消息就已见诸报端,有媒体报道 2019 年字节跳动营收超 1400 亿元,增长近 280%,一季度营收飙升至 56 亿美元(约合人民币 400 亿元),同比增长 130% 以上,年度营收目标据说已超过 2000 亿元,营收、增长数据都非常华丽,短视频、直播、电商与全球化诸多故事均十分性感,再加上 2020 年疫情期间全球资本市场对科技公司的价值进行了重估,因此我估计字节跳动的估值应该远超千亿美元。

TikTok 保卫战成功意味着字节跳动是跟蚂蚁同级,甚至可以挑战 AT 的数千亿美元级选手,如果失败,也可以守住千亿美元俱乐部这一防线。

03

TMD 成为互联网造富的终结者

目前,中国尚未上市的后浪三巨头 TMD 中,只有蚂蚁确定已启动 IPO。7 月 21 日媒体报道蚂蚁集团已考虑任命瑞士信贷为其 IPO 全球协调人,IPO 机器已在高速运转。滴滴与字节跳动目前没有确切的 IPO 消息,但都可能是在观望关注。

有人说昨晚兴奋不眠的不只是蚂蚁金服的员工,这事儿跟字节跳动与滴滴的员工密切相关,因为不论是A+H的模式,还是 2000 亿美元的目标市值,蚂蚁金服的 IPO 对于滴滴和字节跳动的 IPO 都会有重要的参照意义,字节跳动与滴滴因为 IPO 而诞生的富豪恐怕不会比蚂蚁少多少。

在蚂蚁官宣 IPO 消息的时候,有网友称听到了蚂蚁整层楼的呼声,这是“财务自由”的呼声,实际上,这可能有一些误会,因为不少蚂蚁小伙伴都曾是阿里员工,再加上多年来优渥的薪酬,他们中的很多人早已财务自由,上市对于他们来说只是“财务更自由”而已。7 月 21 日,有蚂蚁小伙伴在朋友圈表示,这个呼声是网商银行一个项目破冰的呼声,照片显示,蚂蚁 CEO 胡晓明在场。

当然,上市对任何一家企业都具有里程碑意义。一个巨人站在那里,所有人都知道他很重,却不知道多重,上市一下就见真章,重量级出来了。蚂蚁、滴滴与字节跳动上市后,将彻底改变互联网行业格局,它们将在 AT 两大超级巨头,与 MJP(美团、京东和拼多多)三大千亿美元巨头间寻找自己的位置,如果这一结果成立,中国互联网就会有三个巨头阵营:AT 超级巨头,TMD 准超级巨头,以及 MJP 千亿美元级巨头,不同阶层的跨越会很难。

互联网行业的每一次超级 IPO,都会批量催生富豪,改变福布斯富豪榜单的排位,甚至显著拉高一个城市的房价。互联网堪称一部“造富机”,如今放眼看去,TMD 这一波或许会是互联网造富的末班车,随着 AI 时代的全面到来,纯互联网创业恐怕很难再诞生 TMD 这样的超级独角兽了,虽然今后科技企业依然会陆续出现批量造富神话,但大概率不会在互联网行业,这是互联网最后的资本狂欢。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候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