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入剖析】IBM为何想买红帽迎战多云混合云战国时代的军备竞赛

每日动态2021-02-26 20:03:09
最佳答案从RightScale今年全球云端大调查结果可以看出,IBM与前三名AWS、Azure和Go

从RightScale今年全球云端大调查结果可以看出,IBM与前三名AWS、Azure和Google之间的差距将越来越大,而紧追在后的VMware Cloud on AWS和Oracle Cloud不只节节进逼,甚至有超越IBM Cloud的潜力。(资料来源:Right Scale,iThome整理,2018年1月)

开源是门好生意!这句话今年被证明了两次。6月初,微软宣布以价值75亿美元的股票,买下全球最大开源专案代管平台GitHub,已让全球科技圈大吃一惊。没想到,事隔不到半年,IBM再度投下併购震撼弹,宣布将重砸约340亿美元,相当于台币1兆元的天价,买下开源软体巨头红帽,纳入IBM混合云旗下。

这个金额刷新了软体併购案的新纪录,超越了微软先前以262亿美元买下LinkedIn的併购金额,足足多了80亿美元。IBM併购红帽案,不只是开源史上最高,也是软体史上最大规模的併购案,在IT科技产业史上更是金额第三高的併购案,仅次于2015年伺服器与储存厂商Dell以640亿美元买下EMC,以及半导体业者Avago以370亿美元买下博通的併购案。

微软愿砸数百亿美元的关键是,看上了LinkedIn上的4亿用户,结合微软自家Office 365和Dynamics产品后,可以创造出一个2,000亿美元的生产力和商业流程市场。用262亿美元买下一个七倍大的市场机会,对微软来说,是一笔划算的生意。

但红帽不只比微软眼中的LinkedIn更值钱,併购金额也高于日本软银在2016年以314亿美元买下的ARM公司。红帽这家只有1万3千人的公司,为何对37万人规模的IBM来说,如此有价值?

在併购案宣布后的第一场投资人线上会议中,IBM执行长Ginni Rometty就直言,混合云市场在2020年将会达到1兆美元,但企业8成运算工作还没上云端,主因就是市场目前欠缺了一套一致性和高安全性的云端管理机制。她希望,买下红帽后,IBM可以成为混合云最大的供应商。

IBM云端布局早但产品线分散,去年大动作统一云端品牌

IBM很早就开始投入云端市场的布局,早在2008年,就当时推出的SaaS服务称作Bluehouse,后来在2009年初又改为LotusLive,年末时重新命名为SmartCloud,提供企业云端服务的解决方案,到了2009年,IBM又推出建置私有云的工具Cloudburst,这是IBM第一个IaaS服务,且不断持续增加多项云端服务。2013年更花了20亿美元买下IaaS服务供应商SoftLayer,积极建置全球资料中心,到2014年底已成立了40座。

接着,IBM更从IaaS市场,跨入了更上层的PaaS应用平台层,在2014年6月推出PaaS服务Bluemix平台。后来,Bluemix不只提供PaaS服务,还涵盖了IaaS服务和Watson品牌推出的多项认知服务。

但在Right Scale年年举办的全球云端大调查中,在公有云採用排名上,近三年来,IBM始终挤不进前三名,每每落后于AWS、微软Azure和Google Cloud。

IBM在2017年时,意识到自家云端产品线过于分散,展开了旗下云端产品线大整併,将旗下所有IBM云端服务都整合到一个「IBM Cloud」的单一品牌,涵盖了应用服务、AI技术、数据、云端基础建设。旧有的Softlayer和Bluemix都不再使用了。

而IBM云端产品策略也开始要和他们擅长的专业服务与IT顾问服务整合,主打Expertise as a Service,也就是结合云端服务来提供IT专业顾问服务的策略。所以,在去年揭露的IBM Cloud架构中,在原有的云端服务基础上,要延伸出应用程式层、AI层和资料层,反映出企业应用才是IBM云的主力战场,而不是基础云端资源的租用。不过,IBM云端策略的调整,还没对营收成长发挥助力。

对手云端营收纷纷爆涨,但IBM反而下滑

从IBM今年发布的2017年报来看,IBM从2016年约799亿美元营收,在2017年下滑到了约791亿美元,2017年净利更是比前一年少了足足5成。

从产品和服务面来看,更能反映出IBM的痛点。在IBM五大主要业务中,认知解决方案、GBS全球业务服务、技术服务和云端平台(IBM云属于此类)、系统产品以及全球金融业务,其中有三项业务营收下滑,又以技术服务和云端平台在2017年的表现最差,不仅没有成长,2016年年营收353亿多美元,到了2017年却下滑到342亿多美元,下滑了3.4%。

但反观其他云端竞争对手,AWS云端营收屡屡创新高,每季成长率都比前一年同期超过了4成,等于成长力道是IBM的10倍。微软Azure事业营收的成长更是惊人,今年9月底公布的2019财年第一季财报中,Azure单季营收比前一年成长了76%,更早两季的营收跨年同期成长率更是接近9成。

VMware和AWS联手,进逼IBM老四地位

从Right Scale今年全球云端大调查报告中,更可以看到IBM在云端竞赛中的困境。2018年企业公有云採用率排名上,AWS以68%遥遥领先群雄,排名第二的则是微软Azure,採用率58%紧追在后。而排名第三的Google Cloud则只有19%,落后一大截,IBM Cloud则以15%名列第四,但去年中才推出的VMware Cloud on AWS异军突起,不到一年就抢下12%的採用率,紧追在IBM之后,Oracle Cloud去年也多有斩获,以10%稳坐第五。

若进一步看未来企业採用动向,加上正在试用和未来计画採用的企业后,AWS採用率未来将达到90%,而Azure也以88%些微落后,Google Cloud也将获得60%採用率,而IBM Cloud 未来採用率却只有38%,反而是VMware Cloud on AWS恐怕将以44%採用率超越IBM Cloud成了第四大的企业云端供应商。

从三巨头未来採用率将过半来看,全球半数企业都会至少租用其中一家的服务,而且,这更反映出企业将不只採用一家,混用三家服务的情况将更为普及,多云(Multi-Cloud)的竞争将更为激烈,多云竞争局势已然成形。混合云市场商机不是现在才出现,早在2015年,公有云竞争就迈入了混合云的竞赛。Right Scale在2015年1月的调查,千人规模企业中,已有82%的公司,採用多个云端服务,而且大多是採用公有云和私有云混合的模式。未来,在这个混合云竞争的态势,AWS、Azure和Google Cloud这三家将继续维持其云端三巨头的地位。

但为何IBM却在这个竞争中趋于弱势?甚至为何VMware在企业云端竞赛上,可能可以后来居上?其中一个关键是,身为虚拟化平台龙头的VMware,掌握了企业私有云平台,VMware Cloud on AWS就是要提供一套公有云和私有云互通的企业混合云解方。

儘管IBM早在1年前,就发表了一套可部署于企业内部的ICP软体(IBM Cloud Private),以Kubernetes为核心,搭配Cloud Foundry这套PaaS平台软体,试图想要用这套产品来抢攻混合云市场。但是,ICP在企业眼中的吸引力,仍比不过VMware,尤其许多企业老旧系统还部署在虚拟化平台上,主打容器技术又才推出不满一年採用实例不多的ICP,更难获得这些企业主的青睐。

眼红混合云商机,公云巨头纷纷落地进机房

不是只有IBM看好混合云,各家业者都看到了混合云未来市场规模高达1兆美元,尤其目前企业平均只有20%的工作负载上了云端,仍有80%工作负载还在在本地机房中执行。如何抢到这80%的未来需求,甚至在企业部分上云和部分云下的混用,成了未来云端业者兵家必争之地。

所以,AWS早在2016年就出手,开始落地,从IoT应用切入,推出边缘运算软体Greengrass,开始进驻企业机房。去年则进一步和VMware联手,推出了VMware Cloud on AWS,来吸引需要混合云架构的企业。

Azure则大仗微软长年Windows作业系统垄断优势,甚至还推出了Azure Stack,直接把云端Azure服务所用的技术,直接打包成了企业内部可部署的软体。另一方面,近年来微软更放下身段拥抱开源,自己推倒了Windows的高墙,也让Azure的影响力和竞争力,延伸到云端主要作业系统Linux世界,今年买下GitHub更让微软如虎添翼,更容易获取开发者社群,尤其是云端原生应用的开发者社群的青睐。

而Google也不甘示弱,积极走下了云端,尤其在今年7月的Next年度大会上,直接将自家云端GKE服务(Google Kubernetes Engine)软体化,变成了一套可以部署在企业机房内的套装软体产品GKE On-Prem,而且Google承诺,功能与介面都将和云端GKE服务相同,要让企业可以透过同一套管理和开发方法来实现企业混合云架构的需求,或只用来作为内部私有云的部署平台,这正是Google Cloud在机房内卡位的利器。

不只如此,Google手中还有一张消费端的王牌Android平台,有机会成为Google卡位企业行动装置和边缘运算需求的本地端现成环境。而今年发表的TPU晶片更是还未出鞘的杀手锏,有机会成为Google深入企业内部应用的关键,透过推论用TPU晶片和训练模型用的TPU云端服务所搭配而成的AI混合云架构,来拉拢更多企业拥抱Google Cloud。云端三巨头不只继续强化其云端的占有率,也在云下大动作卡位。

IBM面临的局势是,三巨头俨然成形,而且企业多半会採用其中两家,甚至是三家的服务,如何成为企业第三云端供应商,得有一套足以和VMware竞争的产品,甚至需要一把可以比ICP更容易打进其他云端供应商生态系的关键钥匙。

红帽手上有混合云市场的竞争利器

红帽手上有什么混合云的好牌?值得IBM大砸340亿美元。

早在2年前,红帽执行长Jim Whitehurst就坦言,红帽是一家软体公司,手上没有资料中心。即使Linux作业系统是企业上云端最爱用的作业系统,红帽也不会因此而变成了一家云端供应商,红帽的策略就是尽可能地和各家云端业者联手,也因此,红帽近年来大力和各家公有云业者联盟,尤其是三大公有云巨头。

而且红帽很早就压宝容器技术,早在2013年,就抢先其他软体巨头一步,率先拥抱Docker容器。2015年9月更推出了以Kubernetes为基础打造的OpenShift 3.0版。现在OpenShift已经成为三大公有云巨头,AWS、Azure和GCP上的认证支援软体,也就是说,这套产品是三大公有云端平台用户,发展跨云混合云架构的企业级产品之一。

红帽执行长Jim Whitehurst在2016年红帽年度大会后亚太媒体团访中就透露,过去几年,红帽的竞争对手是VMware,因为过去的竞争平台是虚拟化技术,但他相信:「大规模的容器管理,尤其是全生命周期的容器管理,将会是一个价值数十亿美元的市场机会。」他亲口对我说。

Jim Whitehurst早在两年前就看到了容器管理需求,这也是OpenShift这套可以用来横跨企业私有云环境到不同公有云的平台产品,越来越成为红帽产品主力的缘故。

OpenShift的核心是开源的Kubernetes容器调度平台,也是云端三巨头都大力拥戴的容器託管服务关键技术,AWS推出的EKS、Azure的AKS或Google自己的GKE,都是基于Kubernetes技术而发展出来的容器託管服务。

Kubernetes和Docker这类容器技术最大的不同是,Docker是从开发者的角度运用容器技术,而Kubernetes则是从维运者的角度来管理容器。前者只聚焦于封装应用程式以便流通,后者则可供大规模容器管理和部署的维运之用。

在封装形式更能凸显两者的差异,在容器映像档中,只是将应用程式所需的程式码和相依的元件或OS档案系统打包起来,具备了一支AP独立执行所需的元素,可以跨不同作业系统、不同云端环境或企业内部环境来部署和执行。

但Kubernetes平台内建的AP封装工具Helm,不只是可以将容器所需相依元件打包,还可以将这个AP后续在部署,甚至执行时扩充需要的组态都一起打包。换句话说,HelmHelm可以将组合一支应用系统的多个微服务程式各自的映像档,打包到一套应用程式包中封装,更符合大型企业应用或複杂云端原生应用的需求。

所以,Helm专案今年中也从Kubernetes独立成为CNCF旗下一个育成专案,可以不受限于Kubernetes而自行发展。Google也计画要让透过Kubernetes封装管理套件Helm打包的Kubernetes App也能成为一种流通用的封装格式。

摄影/李宗翰

红帽近年来大打开放混合云战略,包括了要打造一个混合云基础架构,还要建立一套云端原生应用的App平台,并要致力于发展开放混合云架构所需的自动化管理机制,这也成了IBM买下红帽的关键。

Kubernetes将成为新一代AP伺服器

不只是各大云端平台支援,Kubernetes平台也能成为企业内部云端原生应用的执行平台。也因此,红帽早在今年中,就开始鼓吹,Kubernetes将成为新一代的应用程式伺服器(Application Server),未来,企业应用的部署底层将会都是Kubernetes,而红帽力推的OpenShift就是专攻这个一层需求的未来主力产品。

除此之外,红帽手上还有一个在2015年併购的DevOps重量级产品Ansible。Right Scale今年云端大调查,Ansible是云端管理者最常用的配置管理工具之一,和Chef并列第一,採用率达36%,这更让红帽在自动化部署、大规模维运工作上有了一个巩固的滩头堡据点。

今年1月,红帽还併购了以轻量级容器平台着称的CoreOS,并计画将其整併到OpenShift平台中。红帽亚洲区成长与新兴市场副总裁黄育荣近日来台时透露,CoreOS将会取代红帽要抢攻IoT环境的容器作业系统Atomic Host,未来CoreOS会成为红帽抢攻边缘运算的本地端武器。

9百万开发者社群红利还没发威

红帽手上还有一个经营了3年多的软体开发者计画Red Hat Developer Program,已有9百万名开发者注册,这是一个有别于开源社群的红帽自家使用者专业社群。以提供技术支援和服务获利的红帽,最大成长侷限是支援团队的人力,所以,红帽想透过这个开发者计画,来培养能提供初阶或基础技术支援的人力,让自家团队聚焦于更複杂的需求,例如导入顾问服务或架构设计等。红帽甚至买下了一家云端IDE工具,提供给自家开发者社群使用,要吸引他们更投入云端原生应用的开发行列。

早在IBM併购红帽之前,红帽在今年年度大会上就强调,将以开放混合云战略作为未来的发展主轴,包括了要打造一个混合云基础架构,还要建立一套云端原生应用的App平台,并且要致力于发展开放混合云架构所需的自动化管理机制。红帽手上的企业级RHEL产品,再加上新一代应用伺服器平台产品OpenShift,都成了红帽结盟各大公有云的敲门砖,也积极和AWS、IBM和微软在云端业务上结盟。黄育荣更直言,在混合云竞赛上,红帽最大优势就是已经获得三大云端平台的认证,红帽产品可以可靠地在三大平台上执行,也等于是可以接触到三大云端巨头客群的厂牌。

IBM看上红帽的三大关键价值

IBM混合云部门资深副总裁Arvind Krishna在IBM官网上的说明,更清楚地揭露了IBM为何要在此时併购红帽的原因。他指出,Linux是双栖企业内部和云端的第一名作业系统,再加上容器和Kubernetes技术已经成为可以横跨传统应用和新兴云端原生应用的通用技术。而併购红帽后,可以带给IBM的价值包括了,最大的开源技术产品线、创新的混合云平台,以及超大规模的开源开发者社群。正因如此,才让IBM可以成为混合多云(Hybrid multi-cloud)最大的供应商。

不过,IBM也很清楚,红帽这个品牌的价值,以及其在开源开发者社群眼中的地位,因此,也承诺,将维持红帽文化、领导团队和公司运作的独立性。如红帽执行长Jim Whitehurst未来将继续掌管红帽,直接向IBM执行长Ginni Rometty负责,同时,红帽将成为独立单位的形式来运作,并且会继续提供红帽品牌来进入市场。「红帽也将会像瑞士一样,成为云端世界的中立国。」黄育荣在併购案宣布几天后的一场台湾企业活动中不断强调。

在云端竞赛上,前有强敌,后有追兵的IBM,正苦于寻找一个可以翻盘的强援。老牌开源品牌、知名新兴容器管理与DevOps平台产品,900名百万开发者社群、再加上与各大公有云的结盟关係,正是IBM愿大砸340亿美元的关键。

免责声明:本文由用户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