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煤炭
  •  
      首页 > 煤炭>

煤价十一连跌 煤炭企业陷入了“要利润”还是“要市场”的两难选择

发表时间:2015-03-30 10:32:49   作者:牛其昌   来源:界面   


\

图片来源:东方IC

中国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腹地企业整合限产、淘汰落后产能,对传统大宗能源的需求也不再强劲,最新一期公布的环渤海动力煤价格指数,已经连续十一期出现下降。

记者注意到,3月25日公布的环渤海动力煤价格指数显示,环渤海地区发热量5500大卡动力煤的综合平均价格报收于473元每吨,较上一期(2015年3月11日-3月17日)下降9元每吨,是自2014年8月初以来的最大跌幅。

动力煤是指主要作为动力原料的煤炭,狭义专指用于火力发电的煤炭。纳入环渤海动力煤价格指数是反映国内煤价的风向标,秦皇岛港、黄骅港、天津港、京唐港、国投京唐港和曹妃甸港等六大港口均包括在内。

煤炭装卸和堆存中转一直是日照港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日照港,600017.SH)赖以生存的主营业务,日照港2014年完成煤炭及制品吞吐量3080万吨,同比下降7.69%。无独有偶,山东省交通运输厅网站消息称,山东另一大港口,青岛港去年卸煤炭及制品吞吐量也出现同比下降5.46%。

“从各港口来看,下游拉煤的积极性和数量严重低于预期。”卓创资讯煤炭行业分析师刘冬娜告诉记者,在用户看淡后市的情况下,煤炭市场以刚需为主,这导致部分港口空泊现象严重。“秦皇岛港日均办理出港手续的船舶维持在个位数水平,2011年以前行情好时约有30艘-50艘。”刘冬娜说,沿海煤炭市场的低迷,加剧了煤炭的竞争,煤炭航运市场报价混乱侧面反映了沿海煤市低迷的现状。

日照港年报显示,去年净利润为5.73亿元,同比下滑28.61%。导致日照港全年货物吞吐量出现下滑的主因,是国内对传统型煤炭等大宗能源需求量的下降。

煤炭吞吐量的下降,意味着国内煤炭行业的形势依然难言乐观。中国经济发展增速放缓,去年全社会用电量增长只有3.8%,全年火电设备平均利用小时数创下近年来新低,电力进入相对过剩时期。

针对煤炭市场的低迷形势,国家发改委从去年开始,多次召开煤炭行业脱困会议。3月6日,发改委再次召集国土资源部、环保部、国家电网公司、能源局、煤监局、以及各大煤炭企业召开“第25次联席会议”。

联席会议继续强调加大力度依法依规限制产量,改善供求关系,要求大型煤炭企业带头压缩产能、调减产量。

“尽管煤炭行业脱困会议开得很频繁,但实际能达到的效果有限。”金银岛煤炭行业分析师戴兵说,尽管发改委一再要求限产,但大型煤企似乎并不买账,它们担心一旦丢掉市场后再无力翻身。“除非政府或者煤炭协会出面,以政策压制煤企减产。”他说。

“煤企限产在2013年下半年就已经是普遍现象了。”戴兵表示,如今满负荷生产的的煤炭企业寥寥无几。煤企之间存在竞争,一方面需要完成年度指标,另一方面在市场低迷的态势下,希望以量补价,因而煤企并不情愿大规模限产。

“大部分地方小型煤矿生产积极性偏低,其中的大多数处于停产观望状态,全国煤企平均开工率仅50%-60%,但占市场主导地位的国企大矿仍然维持正常生产。”刘冬娜对记者表示,春节后,以国企大矿为主的主产地煤矿开工率提升较快,在此情况下,煤市供求关系并未发生本质变化,矛盾却日益突出。

刘冬娜表示,由于春节后下游复工推迟,煤炭销售承压增强,导致库存积累严重。山东地区一些大型煤矿从春节至今存煤量一直保持在200万-300万吨的高水平。“2011年前后,同期库存约在20万-30万吨上下,去年同期为50万-70万吨。”她说。

与此同时,大企业联合保价联盟也开始土崩瓦解,包括中国神华集团、中煤能源集团在内的大型煤企开始各自为战,推出不同的优惠促销价格。价格战的展开,在一定程度上加剧了煤炭行业的恶化程度。

多家用煤客户接到大型煤炭企业的口头通知,承诺提高3月的价格优惠幅度。中煤能源集团、和大同煤矿集团闻风迅速推出各自的优惠政策。

“过去煤炭企业都会采取和神华一致的调价方案,但是现在不会了。”刘冬娜表示,大型煤企集团既是市场的供应方,彼此亦是竞争关系,下游需求市场萎缩情况下,各企业具体情况不同,煤质不一,成本和综合实力不对等情况下,很难实现长期同盟。尤其是环渤海地区,大企业从前两年的主导方,成为了被市场引导的一方。

 

标签:动力煤市场

写评论